“非凡的挑战需要新的想法——而超级高铁项目是一项庞大而大胆的事业。”VAT工程高级设计部主管克里斯托夫·巴赫曼解释说。“VAT团队已经交付了第一套技术解决方案和大型真空阀的原型概念,将在运行条件下进行测试。”

    超级高铁概念,本质上是在一种真空管道内,以航空速度推动乘客行走­——成本仅为航空旅行的一小部分——由乘客舱组成,它在地面上方的低压管道中高速行驶。乘客舱利用磁悬浮在低压管中滑行,平均速度为600英里/小时(970公里/小时),最高速度为760英里/小时(1225公里/小时),这得益于管内空气动力阻力的减少。

    “超级高铁系统的主要挑战是巨大的真空量——不仅要产生一个低空气阻力的环境,还要安全地维持真空。” 克里斯托夫·巴赫曼补充说,“为了在管内产生和维持真空,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所需能量,重要的是不仅要防止在车站里乘客离开和进入乘客舱时空气涌入,而且要防止在整个超级高铁管道的上出现泄漏。”

       虽然轻微的泄漏可以通过真空泵进行补偿,但任何较大的空气涌入都会立即停止管道内的运动,或者至少会大大减慢其速度。因此,每隔几公里就会安装一个和管子一样大的隔离阀门(5米/16英尺),将管子分隔成几个部分。在发生重大泄漏的情况下,只有受影响的部分需要被隔离,因为只有该部分的真空会泄露。管道系统其他部分的交通可以保持。

       为了证明超级高铁概念各方面的技术可行性,在美国和欧洲有许多团队正在开发工作原型系统。VAT目前正在与美国新超超级高铁团队和欧洲管道基金会合作。欧洲管道基金会在欧洲的中心位置向大学和工业界提供研究和技术测试基础设施,以加速可持续真空运输技术的发展。

        欧洲管道基金会的设施位于瑞士哥伦比,该基金会目前正在规划一条3公里(<2英里)的测试轨道,这将允许研究团队测试他们的真空运输模型。欧洲管道基金会已经邀请VAT团队,在现场实验室(以1:2的比例)的真实条件下测试大型阀门样机。

      “在阀门概念的设计阶段,重点是在超级高铁管道设计中实现最佳整合,”VAT工业应用部门经理克里斯蒂安·施密特指出,“VAT解决方案在复杂的磁悬浮和推进系统中不需要任何可移动的部件来关闭真空阀。这确保了最佳的安全性,并降低了复杂性、成本和所需空间,这得到了超级高铁工程师的高度赞赏。”

    超级高铁所需的隔离阀的尺寸是巨大的,施加在闸阀上的力也是如此。假设管子宽度为5米(16英尺),压差为1巴(真空与大气),那么在阀门上的压力几乎为200吨——或者说相当于33头非洲大象站在门上!。

    “越来越多的研究团队在开发超级高铁原型系统方面表现出色。”克里斯托夫·巴赫曼补充说,“有了新开发的隔离阀,以及排气阀和泵隔离阀,它们都在超级高铁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我们现在离可行的超级高铁真空阀组合又近了一步,提供了运行这样一个系统所需的每一种阀门技术。”

        欧洲管道基金会计划于2022年初在瑞士苏黎世进行真空管道运输概念(实验管道)的初步演示。VAT产品开发团队计划在2022年初交付相应的原型阀门。